主页 > 历史 > 正文

魏忠贤如何整垮东林党?东林党低估了阉党的野心

2022-01-04 21:24 来源:来论网 点击:

话说,在万历四十八年(1620年)七月,明神宗驾崩。到了八月,皇太子朱常洛即位,便是明光宗。朱常洛患病后,郑贵妃指使崔文升以掌御药房太监的身份向皇帝进“通利药”,即大黄。大黄相当于泻药,所以,接下来的一昼夜,朱常洛连泻三四十次,身体极度虚弱,处于衰竭状态。

八月二十八日的时候,明光宗朱常洛召英国公张惟贤、内阁首辅方从哲等十三人进宫,让皇长子朱由校出来见他们,颇有托孤之意,并下令将司礼监秉笔太监崔文升逐出皇宫。八月二十九日,鸿胪寺丞李可灼说有仙丹要呈献给朱常洛,结果,到了九月二十六日五更,光宗朱常洛就驾崩了,享年三十八岁。

可以说,明熹宗朱由校继位之初,东林党则迎来了他们春天。

杨涟、左光斗、赵南星、高攀龙,许多正直之士在朝中担任重要职务,方从哲等奸臣已逐渐被排挤出去,吏制稍显清明。由于杨涟等人在帮助朱由校即位时出了很大的力气,因此,朱由校对这些东林党人非常信任。在东林党人的辅佐下,朱由校在位初期他迅速提拔孙承宗、袁可立、袁崇焕等人防边。

此时,从首辅到各部尚书,不是东林党人就是他们的支持者。而当时的朝政,也被他们所掌控了。按照《明史》的话说,就是:“东林势盛,众正盈朝”。照常理而言,他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,治理国政。相反,他们将大量的精力,都放在了攻击阉党集团之上,导致二者之间的矛盾,越发尖锐。

而此时的阉党,以魏忠贤为首。但是,皇帝明熹宗,却对朝政之事越发冷淡,一心只想着做木工,并对此乐此不彼。而魏忠贤呢,大概是前辈赵高做出了榜样,他总是趁皇帝在做木工活的时候,拿出一大堆奏章来“烦”他。当然,皇帝是不会停下手中的活去批阅什么奏章的。

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皇帝则会直接打发魏忠贤去处理。久而久之,朝中大大小小的事情,则需要先到魏忠贤这边“请示”,于是,朝政大权自然就落在魏忠贤的手中了。这也导致一些被东林党排斥的齐、楚、浙等党,见势都去巴结魏忠贤,于是,魏忠贤一党便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。

魏忠贤更是趁机扩张势力,建立起了遍布各地的情报网络。朝中依附他的人,也是越来越多,并被人称之为“九千岁”。但是,正直的官员都无法容忍他的所作所为。连杨涟都上书,陈述了他的24条罪状,但是,下场却是被罢官。从这件事之后,魏忠贤便恨上了东林党人。

天启五年(1625),他对东林党展开了残酷的镇压。当年,广宁兵败,辽东尽失,导致熊廷弼和王化贞“并论死”。但是,熊廷弼也想保命,便托人向魏忠贤行贿,后者要价四万两,他拿不出。而这时的杨涟也下狱了,魏忠贤便将这二人“扯”上了关系,说他也向杨涟行过贿。

就这样,魏忠贤借机大肆搜捕东林党人,其中,有很多人冤死在了狱中。第二年,又有7人被他杀害,连东林书院都被他限期拆毁了。四年时间内,在朝堂显赫一时的东林党,再不见其踪影。原本握有主动权的他们,却在魏忠贤之流的分化打击下,毫无招架之力。

那么,是东林党低估了阉党的野心,还是错误的分析了形势?

自称为“清流”的他们,认为辅佐朱由校上位,皇帝应该偏向他们。但是,历史上太多的故事,已经说明,皇帝不会相信他的臣子。更何况,这位皇帝心中,国家大事还没有他手中的一块木头重要。所以,应该说,在当时的情况下,杜绝魏忠贤干政,是极其不现实的。

在他们没有拿出行之有效的“制衡”举措之前,如果,采取一种“隐忍”的方式。虽然,权力会拱手让人,但是,则会保存自身的实力以谋东山再起。而这却不是东林党人的作风,他们势必会和阉党针锋相对。即使主动权先在手,也架不住魏忠贤的夺权,而这一切,就是他们拥立的皇帝不务朝政的后果。

有人评述道:东林党错失良机,没有先将阉党压制住,也没能提出什么行之有效治国良方。所以,即使他们手中的权力再大,最终的定夺权还是皇帝。但是,皇帝朱由校却不管事,并将其统统交代给了身边人,而这,就是皇权政治中的一种“畸形管理”。

可以这么说,但凡皇帝能力弱的时代,不是宦官掌政,就是外戚干政。而很不巧的是,这一波东林党人却偏偏遇上了。

到了崇祯皇帝朱由检上位以后,魏忠贤领首的宦官集团被灭,东林党人不仅冤案昭雪,东林书院也被修复,东林党人再次被启用。只是,好景不长,在袁承焕被治罪后,他们又被迫退出了内阁。这其中的原因一点也不复杂,因为这个皇帝照样信任宦官。此消彼长,东林党人自然要被“清退”。

后人对东林党人的点评各异,有人说他们廉政奉公,反对贪腐,极力革除朝野积弊。当然,这是相当正面积极的,就如他们讲学所提倡的,要“事事关心”。但是,朝政之事,并不是只靠简单的言论就可解决的。还必须拿出实际可行的政策来,不然,只是口头说教,没有任何意义。

当然,也有人“抨击”他们,说:明朝灭亡的时候,他们又去了哪里?这主要说的是钱谦益。但是,我们不能以一个人的行为,来否定或者打击一个群体。

当然,钱谦益的投诚,的确给东林党人加了点黑色。

现如今,我们读书不就是为了给国家的未来添砖加瓦吗?而前人的种种,只是告诉了我们,空谈是没有用的,得躬行实践方能做到真正的“事事关心”,惟有这样才能推动这会的进步,最终,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。只有实学,才能实用,才能筑起坚实的大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