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历史 > 正文

彭城之战

2021-12-28 14:54 来源:来论网 点击:

彭城之战在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四月发生,是楚汉战争其中一场大战。彭城一战,刘邦遭到了自起兵以来的最大的惨败,楚军依靠项羽坚毅果敢的指挥,在半日之内以3万之师击溃汉军56万之众,歼灭刘邦主力,使刘邦陷入“发关中老弱未傅悉诣荥阳”的危机局面,创造了古代战争中速决战的典范,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。

image.png

战争背景

楚汉割据

汉元年(公元前206年)四月,诸侯罢兵西下,各就封国。项羽回到彭城,去做西楚霸王。刘邦受封汉王,入汉中。由于利益分配不均,许多人心怀异志,蓄谋反叛。

五月,前齐相田荣和汉王刘邦在东、西两面同时起事,拉开了楚汉战争的序幕。

刘邦兵出陈仓,首先与雍王章邯交锋。八月,击溃章邯,将其围困在废丘城中。同时派兵四出略地,在同月收降塞王司马欣、翟王董翳,据有三秦之地。

田荣起事后首先赶走齐王田都,在六月杀掉胶东王田市,自立为齐王。田荣授彭越将军印,令其在梁国旧地反楚。彭越在六月发兵杀掉济北王田安。这样田荣也统有整个三齐之地。田荣又联络刘邦、陈余等人,图谋联手反楚。

双方征战

面对关中和齐、梁两地的反叛力量,项羽一方面封授郑昌为韩王,在韩国旧地阻挡汉王东进;一方面派遣萧公角率兵进击彭越。这时刘邦令张良以韩王司徒身份略取韩地。张良本不善于将兵作战,所以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。不过他善于谋略,写了一封蒙骗项羽的信,说刘邦只是想按照过去的成约得到关中,没有东进的意图。这样便使得项羽放松了对西部的戒备,亲自率兵北上,出击田荣。

汉元年(公元前206年)九月,刘邦以接取太公和吕后为名,派遣将军薛欧、王吸出武关,取道南阳,利用王陵聚集在南阳的数千兵力,试探着向楚进攻。薛欧等兵至阳夏,被项羽发兵阻拦,停滞不进。同年十月,刘邦出兵函谷关,进至陕县,河南王申阳、韩王郑昌相继投降,汉王刘邦所控制的区域,已经接近彭越活动的巨野泽地区。这样不仅东部黄河南北两岸的几支反楚力量连成了一片,而且与西部的刘邦也很快就要合成为一体。西楚政权失去大半河山,命运岌岌可危。

面对这一有利局面,刘邦没有急于进兵,而是于同年十一月首先回师关中,巩固后方。他一方面在栎阳建都,设立汉朝社稷;同时派兵清扫陇西、北地等边地残存的三秦诸王旧部。十一月拔陇西。正月拔北地,直到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二月,刘邦一直积极整修边塞,防止匈奴人乘虚而入,并“施恩德,赐民爵”,进行全面战争的动员和准备。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三月,刘邦率兵自临晋东渡黄河,收降魏王魏豹;接着又攻占河内,掳获殷王司马卬。这时淮河以北除了彭城附近和燕王臧荼所控制的燕及辽东地区之外,已经尽被反楚力量占据。在这种形势下,刘邦认为剿灭项羽的时机已经到来,于是经修武,由平阴津南渡黄河,抵达洛阳,昭告天下诸侯,誓师伐楚。四月,趁项羽主力仍被田横拖在齐地,楚都彭城空虚之机,刘邦率军直取彭城。彭城之战由此展开。

战前准备

舆论准备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三月,刘邦已定殷国复至修武(今河南修武县),适陈平自楚来降,刘邦获得楚之重要情报,又南渡平阴津(今河南孟县东)至洛阳新城,以备东袭彭城。

刘邦接受洛阳一三老董公“兵出无名,事故不成”。明其为贼,敌乃可服”的建议,以项羽杀义帝楚怀王为口实,分派使者向诸侯传檄宣称,天下共立帝,而项羽竟杀害他,真是大逆不道。愿尽发关中之兵,与诸侯共击项羽,为义帝报仇。

檄文传到各国,立即得到不满项羽的诸侯的响应。魏王豹复书请从,刘邦叫他发兵相助。刘邦使者至赵,赵相陈余,却要刘邦杀张耳,方肯听命。刘邦不忍杀张耳,从兵中寻一与张耳面貌相似的人杀了,割下首级特示陈余,陈余信以为真,才发兵从汉。另一些诸侯则抱观望态度,不愿为项羽出力。因此,项羽处于十分孤立地位。

作战部署

刘邦增调在关中的周勃、樊哙、夏侯婴等部(曹参、灌婴等部,已自河内随渡至洛阳)至洛阳集中。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四月,刘邦乘项羽胶着于城阳之际,率五诸侯军约计五十六万人,向楚都彭城进攻,其进攻彭城战略部署如下:

萧何镇守栎阳,并筹集军资,自渭水、黄河顺流而下,以补给前方;

曹参、周勃、樊哙、灌婴及赵军等部为进攻彭城之北路的纵队,由朝歌经定陶、胡陵,出肖县、彭城;

薛欧、王吸、王陵、为南路纵队由宛经叶县、阳夏,出彭城;

刘邦亲率夏侯婴、卢绾、靳歙、司马欣、董翳和殷王司马卬、常山王张耳、河南王申阳、韩王信、魏王豹等诸侯军为中路纵队,由洛阳经雍丘、睢阳出彭城,张良为军师,陈平为参乘。

大军进抵外黄,彭越率军三万来会,刘邦命他继续袭扰梁地,掩护汉军侧背。

彭城守备

时项羽已自率大军伐齐,为备刘邦,乃北自济水(今黄河)西岸,迤南亘(今河南杞县)、太康、淮阳之线,布置守备,其概况如下:

定陶重镇、由魏相项它,将龙且守备;

曲迂(今河南中牟县东),守将不详;

阳夏(今河南太康),守将不详。

守彭城的主力军,似在肖砀地区。

进击彭城

汉二年(公元前205年)四月,刘邦大军向彭城进击。

南路方面:击破夏阳后,继续向肖县前进,以与中路会师;

北路方面:曹参率领樊哙、灌婴、郦商等部,自围津(今东明县境)渡黄河后,樊哙攻煮枣(今山东荷泽西南),击破楚将王武程处。曹参、灌婴攻定陶,破之,楚将龙且、魏相项它败走。曹参已克定陶重镇,遂使樊哙南下与中路会师外黄(今河南杞县东)自与灌婴、郦商追击龙且、项它军,至胡陵(今江苏沛县北、山东鱼台东南),同郦商攻下后,即与中路会师。

中路方面:周勃为前军,攻破曲迂(今河南中牟县东)进抵外黄,彭越率三万军来会师,樊哙亦自北路方面来会师,遂向肖、砀地区推进。

在肖、砀地区,中、北、南三路皆会师。刘邦将肖、砀地区楚军的抵抗击溃后,径至彭城。

当时彭城,守兵寥寥,所有精兵猛将,都随项羽伐齐,只剩老弱数千留守城中,听说刘邦军进城,纷纷逃散。

刘邦进彭城后,一面令昌后兄周吕侯驻军下邑(今河南夏邑),同时拜彭越为魏相使住梁地。又令樊哙北攻邹鲁、瑕丘(今山东磁阳西二十五里)、薛(今山东腾县东南),令樊哙率军在今山东峄县、枣庄、邹县、曲阜、滋阳一带驻守,以掩护彭城之安全。一面在楚宫住下,收项羽美人,贷赂。将士日日置酒高会,欢呼畅饮。当时,刘邦及诸侯军守备各地及樊哙守邹鲁之兵外,在肖砀及彭城,约三十万人。

项羽还击

此时,项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。

一、面临两线作战。齐国尚未平定,回师救楚,则腹背受敌。

二、兵力的极大悬殊。刘邦诸侯联军56万人,规模空前宏大。项羽此时全部兵力不详,但是必然远少于56万。

三、后方沦陷,孤军深入。此时项羽楚地尽失,没有根基地的孤军只能速战速决。

四、远离战场,长徒奔波。敌人则以逸待劳,利用防御工事抵抗回师楚军。

五、盟友背叛,政治大环境陷入极度孤立的状况。

面对如此险恶的政治,军事环境,项羽制订了一个大胆的战略计划。留下诸将攻齐,自率精骑三万疾驰南下,由鲁瑕丘击破樊哙等军后,即在胡陵至肖县采取包围闪击。肖县东南有刘邦兵数营扎住。项羽军夜间抵肖,利用拂晓,由西向东反击汉军侧背,早晨开始进攻,与汉军展开大战,中午便大破汉军。汉军对项羽军的突然袭击,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,自相践踏,乱作一团,被项羽军于彭城近郊斩杀10余万人。

刘邦逃遁

刘邦大败,项羽从后追击,汉兵在谷、泗水二水(谷水,系雎水支流,在彭城南六十里,今安徽符集附近;泗水在彭城东近郊)被歼十余万。刘邦继续南走,想利用彭城南吕梁山区以资抵抗,但因项羽的猛烈追击而不能立足,又杀毙几万。项羽军追击汉逃兵至灵壁(今安徽宿州灵壁城)以东的睢水上,再斩杀汉军10余万人。

刘邦军逃入睢水,溺死者不计其数,“睢水为之不流”。项羽军将刘邦及其残部包围了三层,正待聚歼之际,忽然西北大风猛袭而来,飞沙走石,树木连根拔起,一时间天昏地暗,吹打得项羽军阵营混乱。刘邦趁此机会,仅带10余名骑兵突围而逃。其父、其妻被楚军俘获,汉军几乎全军覆灭。